山东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第三地质大队
文学天地
我的位置:地矿文化 > 文学天地
难以忘却的记忆 ——谨以此文献给抗战胜利75周年
发布时间:2020-09-03
  |  
阅读量:
  |  
鲁世爱
字号:
A+ A- A

1960年我刚过完六周岁生日就上学堂了,不过那年刚好是三年困难时期的第一年,国家为应对灾荒,号召学校实行半日制教学制度,即上午上课下午让孩子们回家挖野菜、薅树叶、扒树皮以渡饥荒。

我的老家在莱阳县北乡一个叫姜格庄的山沟里,一条小河绕村环岭、蜿蜒流淌,建国初期因兴修水利,新建的莱阳沐浴水库将村北一分为二,分别成为了东、西姜格庄。

我家住西姜格庄,上学要走两华里的崎岖山路到老村东姜格庄,途经一条小河和一处小山包。小学校设在一处破烂不堪的废弃家庙内,课桌是由一块长木板两端用土坯垫起来的,一排坐七、八个学生,板凳直接用砖头和石块代替。没有纸和笔,学习写字只能用瓦块和滑石(石笔)书写。六岁的孩子大脑一片空白,见什么都好奇。我当时有两个问题搞不明白,一是上学途经的小山包上白花花的拉嘎丁(石英岩)会不会变成滑石当石笔用,再一个就是我们教室靠近讲台左边的窗户被烧了一个大洞,乌黑的焦碳龇牙咧嘴、阴森恐怖,这是怎么烧的呢?

第一个问题我和小伙伴每天路经此地都会争论不休,有的说会变,有的说不会变,后来我们打赌保证一百年以后肯定会变,可是当时大家谁也没有想过自己能否活过一百年。还好十几年后我学习了地质专业,才明白拉嘎丁(石英岩)化学成份为二氧化硅,而滑石化学成份为硅酸镁,别说一百年即使过一万年,二者之间也不会相互转化的。第二个问题我们多次问过老师,可他也回答不上来,直到后来有一天校长为我们请来了村里的书记杨大爷,才解开这个疑惑。杨大爷当时40出头,战争年代当过民兵队长,现在想起来很年轻,可那时却看着他年龄很大,像个老头。杨大爷很动情地为我们这群不谙世事的孩子讲了如下真实的故事,同时这也成为了我终生难以忘却的记忆。

1944年农历五月初五端五节,胶东地区也到了麦收季节。村里有一壮汉外号傻二,叫他傻二并不是因为他真的傻,只是他为人憨厚、与世无争,加上身高体壮力大如牛,无论给谁家干活从不偷奸耍滑。麦收不但是个力气活,同时也要抢时间,因为除了抢收还要抢运、脱粒、晾晒,一旦遇上连阴雨就可能颗粒无收。傻二食量惊人,一年吃不上几顿饱饭,麦收季节是他最快乐的日子,因为他不但可以吃饱肚子,还可以充分展示自己,他一人顶几人使出全身的力气,是干活的好把式。

狼吞虎咽干掉三斤干面的苞米饼子,天还没有放亮,傻二就哼着别人听不懂自己也不明白的小曲向东山塂的麦地走去。

傻二七岁丧父十岁丧母,村里人看他可怜,东家一口西家一顿将他养活。可以说傻二是吃百家饭长大的,除了爹妈给他留下的三间破草房之外,可以说他是一无所有,有的是一身使不完的力气。走在杂草丛生的小路上,晨露打湿了傻二的裤角,扑鼻而来的阵阵泥土芳香让他不禁想入非非,他多想有一块属于自己的土地,那怕是山沟薄地也行,凭他的勤劳和使不完的力气,他不但自己能吃饱肚子,他还要回报养育他的叔叔大爷们……

“站住,不准动!”傻二正沉浸在幸福的梦想中,突然前方传来一声大喝,借着微弱晨光,傻二看到前方不足十米处,两个头戴大檐帽的伪军正用枪指着他,傻二以前见过二狗子,因为他们经常到村里派捐征粮,所以他并没在意,继续向前走。

突然小路旁边的草丛中冒出一个小鬼子,三八大盖加明晃晃的刺刀直接向傻二刺来,傻二从未与人动手打过架,但面对小鬼子的恶行,傻二也决不会甘愿受死。眼看刺刀来到胸前,他向旁边一闪身顺手抓住了小鬼子的枪管,顺势向前一拽。那小鬼子不及傻二肩高,更没有料到傻二敢还手,一个狗吃屎重重地摔在地上,三八大盖转眼间到了傻二的手上。可惜傻二之前从没摸过枪,更不懂射击要领,再好的武器在他手上只不过像烧火棍而已。两个小鬼子和七八个伪军向傻二围上来,傻二夹着枪,一路向东朝自己干活的麦地跑去,五分钟后鬼子和伪军包围了麦地。小鬼子似乎看明白了傻二只是个地道的农民,没有一点军事常识,因此三个小鬼子放开胆子跟傻二玩起了猫捉老鼠的游戏。之前被傻二放倒的小个子鬼子从二狗子手里夺过枪首先朝他刺去,其余两个鬼子也轮番拼刺,可怜傻二一老实巴交的农民就这样被三个小鬼子枪杀在自己抛洒过无数汗水的麦地里。

天已放亮,山下的姜格庄已冒出缕缕饮烟。按照恶毒计划,小鬼子与伪军兵分三路从三个方向朝这个毫不知情的小山村悄悄地围上来。

1944年下半年,胶东八路军对日军转入战略反攻,但在上半年仍处于战略相持阶段,也是最为艰难的一年。这时莱阳县大队已发展到四百余人,而区小队和各村武装民兵也在不断壮大,他们的主要任务是暗杀锄奸、伏击鬼子伪军及运粮队。这次鬼子围村就是因为姜格庄民兵配合区小队袭击了鬼子的运粮队,由于汉奸的告密而釆取的报复行为。

接下来的场面就和电视剧里面有过之而无不及,鬼子汉奸抓鸡牵羊、糟蹋妇女、杀人放火无恶不作。打谷场上已被驱赶集中起四百多老少爷们,还好民兵因有任务逃过一劫,只有新婚不久的一个民兵被汉奸指认出,被扒光上衣五花大绑在木柱子上。鬼子通过翻译拷问民兵和区小队的下落,可这爷们也是硬骨头,任凭严刑拷打,就是不吐露半个字,气极败坏的小鬼子竟将他开肠破肚活活刺死在木柱子上。讲到此处,我看到杨大爷流下了伤心的眼泪。当时离鬼子进村已过去了十六年,打谷场犹存,被烧焦的房子也在。

从听到这个故事至今,又一个甲子过去了,当年的打谷场和战争遗存早已归于尘土而不复存在,那场战争的见证和参与者大都离我们而去。村子里已经没有人能为年轻人讲那七十六年前发生的真实故事,村里很少有人知道这事,就好像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一样。

中国人民历来反对战争,珍惜和平,但国际局势不太平。正如毛主席所说“美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小日本又紧跟美国摇尾乞怜,频频在南海挑事,就像一条疯狗随时都想咬人一口。我国经过几十年的高速发展,其军力实力、综合国力已不可与以往同日而语,但愿国人勿忘国耻,犯我境者,虽远必诛!

关闭×